2010年5月4日 星期二

河童的國度

        人類總是喜歡幻想著一些有別於現時自身身處的國度,或者從自己身處的文明中找出另類文明,宗教式的是為了安置自己的生命,藝術式的是為了審視現時的文明,以我粗疏的認知所見,最先做著這種事的人,顯而易見有兩個:談「理想國」的柏拉圖和論「道」的老子。長此以來,不論透過做夢、昏迷、瘋狂甚至直接的時空交錯,總會有「幸運兒」被作家拉進了另一個文明當中,並活在那個文明裡,與其說是審視當時的文明,倒不如說是把自己理想的文明投射進去。

        〈河童〉是芥川龍之介少數的中篇作品,顧名思義,是一個關於河童的世界,我們或許不知道河童是怎樣的一種「生物」,所以龍之介不厭其煩地把河童的模樣具體描述了,其中有關河童生活的瑣事不勝枚舉,但描述有關河童的愛情和出生,我覺得甚為有趣,姑且分享一下。

        如果雄河童遇上心儀的雌河童,會鍥而不捨地「追」,這可是實實在在地,一個在前一個在後,拼命奔跑的那種追,當然,如果雌河童也有意,雄河童就不用追得那麼吃力,而只要互相迎合就可,雌河童若然給不屬意的雄河童追著,只要逃回家,雄河童那刻就會知難而退,但不保證明天不來,若然追到,雌河童也會拼命爭扎,以保貞操,如果有後盾,追求者甚至會被雌河童的後盾所殺,殺人者在河童的國度無需為此負上法律責任。雌河童追求者情況亦如是,雌雄之間並無特權或例外。

        至於關於河童的出生,雖然寥寥幾筆,卻直有震撼人心之勢,河童他娘在臨盆之際,需要河童他爹對著陰道大喊「你願意生到這世界來嗎?」陰道內的聲音回答「不﹗我不要遺傳父親的精神病。」然後助產士替雌河童打一針,肚子馬上癟下。這顯而易見是對出生權利的無力控訴,因為人類的倫理是生則養,養則護,人類的出世取決於母體,要不也沒有那種存在主義式的「被拋擲論」吧?三千世界內亦無「主動拒絕出生」的道理,河童的國度除了孕育河童的文明外,背後原來還有一個「未生國」,當中暗暗決定著河童國未來的整體質素,當然,河童出生前享有「出生權」,並不代表河童國的後代會日趨優良,因為遺傳精神病的河童也可選擇出世。然而,賦予河童這麼一種「出生權」,人類那父慈子孝,道德義務等倫理便一無用場了。

        龍之介借河童的說話,清楚表明「你們人類覺得可笑的事,我們河童會嚴肅處理,相反,你們人類嚴正處理的事,我們河童往往會捧腹大笑。」動機再明顯不過:龍之介想借河童的國度,顛覆他當時沉浸著的文明。

按:或許沒有那麼嚴重,但你們當中有人會知道,我對「顛覆」有多敏感和多在意的吧。

2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這篇文章非常有趣唷~~~

尤其喜歡這部分:

河童他娘在臨盆之際,需要河童他爹對著陰道大喊「你願意生到這世界來嗎?」陰道內的聲音回答「不﹗我不要遺傳父親的精神病。」

如果我們也有權選擇就好了。

駿 提到...

正正是這段震憾﹗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